文/王渝 一位獨自在廈門打拼的 […]